【纪念《开封日报》第三次复刊40周年征文】我与《开封日报》

Summary

回望20世纪80年代,“开放、激情、探索、奋进”等字眼可形容当时的境况。《开封日 […]

回望20世纪80年代,“开放、激情、探索、奋进”等字眼可形容当时的境况。《开封日报》正在此时跃然复刊。

我这时调回开封不久,不安分的我收起画笔,追逐起文学梦想。1982年夏天,散文《小伞》刊登在复刊不久的《开封日报》副刊上,从此一发不可收;一年后,小小说《拔河》获第一届宋城杯文学大赛小说类最高奖。我认准了自己的方向:进开封日报社,并且重新开始了我的绘画道路。

一个地市级报纸,人才济济,佳作纷呈。复刊是时代的赐予,办好这份报纸是自上而下所有开封日报人的共识。我要跟上同仁的步伐,无论画广告、插图还是漫画。

我在努力完成广告部工作的同时,关注当时兴起的漫画,几乎每个晚上都创作至夜深。《开封日报》给了我最好的平台,翟长安老师当时分管广告和美术,不断给予我鼓励,支持我参加全国的漫画创作班。我的漫画开始由《开封日报》而至中央诸大报发表,并接二连三获奖。

一个下着鹅毛大雪的夜晚,刚刚在电视中看到获奖消息的王庭僚总编辑骑车到我家。不久后,他的一篇报道就登在《新闻出版报》报眼:“他是我的下属,我是他的总编,我却并不了解他……”还有一张大红纸贴在报社办公楼下:“零的突破,赵晓苏的漫画获中国新闻奖……”在《开封日报》这片沃土,我一步步朝前走,直至获得被誉为漫画界奥林匹克的日本读卖国际漫画大赛最高奖。

在开封日报社的最后几年,我在总编室工作,在一版有一块漫画专栏,坚持我喜爱的新闻漫画创作。

离开《开封日报》,诸多不舍;回顾《开封日报》,心潮澎湃。这里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,是助推我前行的动力站,当然也是我人生历程中最值得纪念的一段时光。

第三次复刊40周年的《开封日报》早已长成参天大树,植根家乡的沃土,我深深祝愿她:走向更加灿烂的明天。

(作者系南方日报高级编辑、广东省文史馆馆员、南方书画院副院长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